女教授如霸道老板被南邮开除 她研究生死在实验室

女教授如霸道老板被南邮开除 她研究生死在实验室

张宏梅的学生谭某2019年12月26日凌晨在实验室意外死亡,当夜发生火灾的实验室外现仍有明显痕迹。 拍摄者/李想俣

2020年1月10日下午16时51分,南京邮电大学发布的一则情况通报称,“经查张宏梅身为高校教师,师德失范,情节严重,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决定依程序撤销其专业技术职务;上报上级部门批准撤销其教师资格;解除与其人事聘用关系。”

在此之前,张宏梅的学生、南邮材料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谭某于2019年12月26日凌晨在该院学科楼6层实验室的火灾中死亡。

女教授如霸道老板被南邮开除 她研究生死在实验室

火灾起于被骂后

据南邮材料学院硕士研究生王栋回忆,12月25日下午,谭某的导师张宏梅曾在教研室当着师弟师妹的面训斥、辱骂谭某。谭某在吃完晚饭后回到寝室,并从寝室拿了打火机出门。他当时还用打火机试着打了两下火,确定是否可以正常使用,这一镜头被公寓楼道内的监控拍摄到,时间大概是下午5点半左右。随后,谭某前往了材料学院学科楼。

到了晚上8点多,该楼的监控录像记录下了谭某从进入六楼实验室取出两瓶易燃溶剂,再进入到超净间里张宏梅私自存放公司溶剂的储藏室的过程。当天晚上,还有一位师姐在同楼层的另外一间实验室做实验。监控显示,这位师姐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离开实验室。而起火事件应该发生在凌晨三点多。

据王栋介绍,材料学院六楼的实验室全部为超净间。超净间又被称为无尘室,是一类对环境要求较高的实验室。他们平常进入六楼的超净间都要换超净服、戴口罩、穿鞋套,并且需要经过氮气除尘方能进入。按规定,超净间不能作为大量储存溶剂的仓库。

王栋称,张宏梅在学院超净间实验室存放自己公司溶剂这件事,学院里不少老师、同学都知道。张宏梅甚至还要求自己的研究生到学院其他实验室推销自己公司的溶剂,王栋称自己就遇到过。

在谭某死亡的第6天,南邮发布了《南京邮电大学实验室安全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全覆盖、容忍、严执法、重实效”,重点对所有实验室危险品管理使用及其他安全隐患开展专项检查。

几乎零成本的公司

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显示,张宏梅名下有一家企业经营状态为开业的公司,即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张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最大股东。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3日,注册资本为102万元,经营范围为智能技术及相关产品、环境检测设备、实验仪器、化工材料、生物试剂研发、销售;危险化学品销售等。该公司则在其官网上介绍自己“与国内外著名高校及研究所有广泛深入的合作。”

除了将学校实验室作为自己公司的仓库外,张宏梅还给自己的研究生摊派了进货、分装溶剂、送货、售后、记账的任务,男生负责进货、送货,女生则负责记账,让学生充当自己的公司的“员工”。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间接从张宏梅的研究生万晓宇处了解到,张宏梅曾派他们开她的私家车到南京市六合区的一个仓库去进货,而这些货物就是各种化学溶剂。因为张宏梅多是大量进货,溶剂都装在一个大桶里,她还会要求学生们分装溶剂,再由学生送至她联系好的客户或单位手中。

王栋称,张宏梅卖的药品价格很便宜,甚至比材料学院的某合作公司的出价还要低。他举例说,某一种药品,该公司的单价是32元,张宏梅卖出的价位大约在26-27元。对于这样的低价,王栋认为,“她大批量进货,仓库用的是学院的实验室,取货、分装、送货、售后这些环节都是学生去做,不用再雇人,几乎是零成本。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张的学生称其公司“主要卖二氯甲烷和石油醚两种溶剂”。根据相关规定,这两种化学溶剂都属于列为危险货物,对负责其运输的车辆、人员都有严格的资质要求。

至于张宏梅是否会付给学生报酬,万晓宇称,帮导师干活,每个月会多发100-200块,这些钱会随研究生的助研费一起发放。

据公开信息显示,在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3―2018年的6年的年报中,除2014年的年报公示了企业从业人数为2人外,其余年份的企业从业人数一栏均为“企业选择不公示”。此外,年报还显示,最近3年来,该公司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统称“五险”)的人数均为1人。

此前,张宏梅的学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张的公司“没有正式员工,所有的劳动力都是我们”。

按照工商注册地址,记者实地走访了张宏梅名下的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位于南京市栖霞区兴智科技园内,记者来到B座写字楼的十层,发现张宏梅的公司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整个办公室面积大约不到20平方米,里面有三个工作隔断和两把沙发椅。

记者向同楼层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询问张氏公司的情况,对方表示很少看到这个办公室有人来。

女教授如霸道老板被南邮开除 她研究生死在实验室

张宏梅为法人的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办公地点,2020年1月7日,这里大门紧闭,空无一人。拍摄者/李想俣

让学生帮忙装修别墅

万晓宇表示,之前张宏梅在装修别墅的时候,还要求学生去她的别墅干杂活。据谭某的同学称,谭某生前也曾去张宏梅的别墅帮忙装修,这件事谭某也曾和母亲提起过。

王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南邮的教学楼多采用天井式结构,楼中间露天,隔音效果一般。有一次,张宏梅在学院六层实验室骂人,他在一层路过时都听到了。

张宏梅的学生还曾向王栋抱怨称,导师每次开课题组会,从傍晚五六点开始,能一直开到凌晨一两点,且超过一半甚至是80%的时间都在训斥学生。有一次,学生犯了错,张宏梅下午四点多就把学生叫到办公室,一直骂到五六点钟,她自己点外卖,让学生站着不准动,看着她吃完,然后继续骂。

对于以上说法,记者多次以短信和电话的形式联系张宏梅,但没有得到对方回应。

王栋表示,导师是能决定研究生能否毕业的最重要一关。如果导师不在硕士论文上签字,学生根本无法参加答辩。而不能答辩,就意味着无法毕业。现行的研究生导师制度赋予了导师对学生近乎生杀予夺的权力,这令学生在遇到导师滥用权力的情况很难维护自己的个人尊严与正当权益。

据了解,这次火灾中的死者谭某就曾被张宏梅威胁延迟毕业。而谭某的同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12月28日,谭某生前投稿的一篇关于钙钛矿的论文被期刊Organic Electronics接收了。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王栋、万晓宇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伟德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n110.com/weidezixun/804.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