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进入寒冬腊月,黑夜越来越长,空气越来越冷,阳光和温暖都变得更加珍贵。

年轻人没有自己的阳台,公共阳台那两根晾衣绳,稍有不慎就又被室友占据;

每天都要换的内裤,两三天就要换的内衣和袜子,成打地堆在衣架上却怎么都干不了;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当你衣服挂在外面结冰的时候,你这时候就会特别想要一个烘干机救命


南方的冬季,晾了一周的衣服,一摸还是又湿又潮又冷,只能动用意念说服自己,“已经干了”。

这个时候,你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烘干机。


没有烘干机,冬天有多难熬


说到烘干机,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都是:太阳光多好啊,节能环保,除螨杀菌。干什么要花那个冤枉钱买烘干机?不通风,不自然,不健康。

的确,自然光照晾晒,是大多数人习惯的做法。但首要问题是:国内的气候条件下,尤其是多雨的南方地区,日照和湿度根本没办法满足晾衣服的需求。

以上海为例,2009-2018年间,即使是相对干燥的冬季,11月的平均降水天数也达到了11天。至于湿度,上海全年都超过了65%,更南的广州则达到70%以上[1]。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上海,下个雪都是雨夹雪,不得不打伞出行


晴天本就难得,又有多少年轻人会有时间、有精力抓住每一个机会,不辞劳苦地趁着上班之前把被子和衣服拿出去晒呢?

而烘干机,就能完美应对南方的阴雨天。

可能有人会说,我就想勤快点,多晒被子,还能除螨。

螨虫是大家最近特别关心的问题。对于呼吸系统不太好、或者是容易过敏的人来说,家庭尘螨的确容易带来哮喘的发作和恶化。

晒太阳的确可以除螨,但除螨实验指的“阳光直射”,指的是毫无障碍(你得有个楼顶)・连续直射(不能有太多云)・3小时,并且平均温度能达到33-35℃[3]。

这个条件,身处北方、而且没有雾霾困扰的朋友们可以试一试,南方人还是不要抱有太多幻想了。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就算自然晾晒,在南方也是要好几天,拿回来的衣服也是潮乎乎的


还有人说了,就算没有太阳,洗完衣服我直接在室内阴干不就行了,用不到烘干机啊。

但其实,南方阴干,经常是干不了的。

很多南方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冬天的衣服总带着几分湿气,摸上去又冷又硬,瑟瑟发抖地裹了里三层外三层,却还是要靠意志力硬撑。

这样的衣服,保暖性能也会下降――纤维温度过低的时候,水分子在其表面发生结露,打湿了的纤维的导热性能显著提高[10],皮肤表面的热量就留不住了。

换句话说,衣服鞋子不够“干”,也就不保暖了。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潮湿的南方逼的我们只能挂在室内,强行阴干的衣服总是带着一股特殊的味道


而北方的室内阴干,不仅杀不了菌除不了螨,还有可能起反作用。

英国的一项调查就表明,在暖气片上晒衣服,不仅增加能耗,而且极大提高了室内的潮湿程度,加剧室内表面霉菌、霉菌孢子和尘螨的繁殖。

这种情况下,那些有哮喘、花粉病、湿疹、呼吸道疾病(如肺结核)史的人会变得更易过敏[4]。

曼彻斯特大学的丹宁教授也警告说,对于免疫系统受损的患者,室内晾衣带来的霉菌滋生可能造成不可修复的影响[5]。

因此,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室内晾衣都是有健康隐患的。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试验发现,洗衣液对微生物污染的作用很有限;而在室温放置24小时后,污染反而加剧了[6]。

如今大家的除菌意识越来越强,除菌液、消毒液、三合一洗衣凝珠都成了流行家用品,但是辛辛苦苦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败在晾干这一环节……还真是得不偿失。


烘干机,让你实现洗衣自由


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是在欧美国家留学期间第一次体验到烘干机的。

因为阳台不能晒衣服,很多留学生抱着犹豫的心态试用了地下室的公共烘干机,从此再也离不开它。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谢耳朵在周六洗衣之夜使用地下室的公共烘干机来快速结束洗衣服这个麻烦的事情 / 《生活大爆炸》


烘干机的首要优势,当然是时间短、效率高。

快的30分钟,慢的也只要一个小时,不过来几盘游戏,或者看一集剧的时间,衣服马上就能穿。就算明天就要见你的男神女神,也一点都不慌。

更重要的是,烘干机,让人真正爱上了洗衣服这件事。

《82年生的金智英》中有一个情节,男医生觉得现在家务都是自动化机器,洗衣服都有洗衣机,“女人到底有什么辛苦的?”

男医生显然忽略了这个事实:晾衣服,真的非常累人。一整盆湿衣服搬到阳台,然后不断弯腰、下蹲、起身……晾干后,还要重复同样的动作。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脏衣服不会自己走进洗衣机,更不会自己走到衣架上晾好,而晾衣服无疑是个体力活。/《82年生的金智英》


而有了烘干机,就能免去最繁重的这部分晾晒活。

衣物从烘干机里拿出来,轻盈、蓬松又柔软,带着柔顺剂的香气,上面的绒毛也被去除得一干二净,抱在怀里暖洋洋的,都是幸福的感觉。

尤其是贴身衣物,趁热穿上身,不仅仅是温暖。

从身上的内衣内裤到脚底的袜子,皮肤被这样暖烘烘的织物柔和包裹起来,简直就是深入骨髓、由内到外的体贴――那感觉有多梦幻,试过的人才知道。

洗衣体验全然不同了。

虽然烘干机今天在西方已经很普遍,但是它走入欧美家庭,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它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利用高温、干燥的空气,使衣物中的水分快速蒸发、排出。

烘干机一般被追溯到18世纪末、19世纪初一项叫“通风器”的发明上。甩干桶是个大大的圆形金属鼓,上面有通风孔,架在明火上,用手柄带动。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现代的烘干机,加热管给转动的烘干桶输送干燥的热空气 / youtube某品牌烘干机示意


这么一顿操作,摇手柄就够累了,衣服还闻着总带股烟味儿,很容易沾灰,甚至还会着火。

可想而知,这项发明基本没有什么反响,人们还是宁愿用晾衣绳[7]。

转机是在20世纪初。美国人摩尔让发动机来带动甩干桶,并让这种自动烘干机实现了量产。

它还被取了个颇为文艺的名字:“六月天(June Day)”,看来六月的雨水季节是个跨越大西洋的烦恼啊。

今天,欧美人已经离不开烘干机。2013年,英国62%的家庭有烘干机[8];而早在2009年,将近80%的美国家庭就拥有了烘干机[9]。

上面这个数字只是家用的,还没算上发达国家的社区、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公用洗衣房。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这种公共的自助洗衣店帮不少年轻人解决了日常生活问题 /《M的新生活》


英国的数据还显示,拥有烘干机的家庭,比那些没有烘干机的家庭,每周要多洗一桶衣服[8]。

有了烘干机,大家更乐意洗衣服,或许这就是洗衣自由吧。


烘干机,不仅仅是干衣这么简单


在国内购物网站上,烘干机为南方阴湿天气的受害者带来了生命之光:

“非常好用,我妈妈天天夸说这个冬天多亏了有这东西,衣服洗好一小时就干了,太好了,洗一次衣服夸一次。”

还有人表示,“后悔买迟了”:

“洗了几件衣服试了,烘干效果非常好。洗了的裤子不皱哦。感觉早该买烘干机了,像我这种上班族赶不上好天气晒衣服很合适的神器!”[11]

某家居APP做的调查中,也有人给出了这样的反馈:“尤其作为轻度洁癖,看到滤网上的毛絮和头发的时候,那叫一个爽啊!”[12]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烘干机不仅解放了妈妈们,还解放了自己阳台,终于可以过上沐浴阳光的惬意生活了


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烘干机?因为烘干机能带给你的体验,早已不限于把“快速把衣物弄干”了。

刚才提到的公共烘干机,就是欧美公寓楼的常见设备。几户人家共用地下室的洗衣房,在《生活大爆炸》里也出现过。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公共烘干机不仅解决了晾衣服的问题,又方便增进邻里之间情感 / 《生活大爆炸》


从内衣到袜子,统统可以塞进去,好像人家也不介意共用洗衣机有什么卫生隐患。

其实这就是烘干机给他们的勇气。

烘干时的高温和干燥环境,简直就是细菌终结者。内衣和袜子是可以放心一起洗、一起甩干的,多人共用,一般也很难出现卫生问题。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试验就发现,即使是拿60℃或70℃的水洗,衣物上都还有一半的细菌残留,而且洗的过程甚至可能带来额外的细菌(毕竟洗衣桶也不一定干净)。

但是在78℃上下甩烘22分钟之后,这些细菌都被降到了极低值,杀菌效果堪称优秀。[13]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某国产烘干机品牌给出的杀菌效果 / 网络截图


说完了杀菌,再来说除螨。

虽然并不是人人都需要无螨环境,但是对于过敏体质的人来说,除螨还是一个生活中的硬性需求。

我们最容易接触到家庭尘螨的地方,其实是卧室。新西兰的研究就发现,冷水洗羽绒被并不能除螨,而家用烘干机60℃甩烘一小时,就能有效杀死螨虫[12]。

除了真・杀菌除螨这种解放洁癖、令人十级心安的作用,烘干机还有一些非常实用的功能。

比如很多烘干机都带有的免熨效果,衬衫拿出来也平整得体。

再比如家里有猫猫狗狗等宠物的,烘干机还能帮你去除各类衣物上的绒毛。

南方湿冷冬天,我要吹爆烘干机
有了烘干机,你家猫主子粘在你身上的猫再也不用愁了


这些问题都不算大,但如果能毫不费力轻松解决,真的能大大提升便利度和幸福感。

总而言之,虽然冬天是阴沉寒冷的季节,但烘干机或许能为你提供另一种冬天的打开方式――干净,柔软,轻盈,还散发着诱人的热气。

不愧是真・冬季之光。


参考文献:

[1] 中国天气网. 上海历史天气.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中国天气网. 广州历史天气.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2] 中国气象局. 数读:南方持续连阴雨 部分地区连阴雨天数达两个月.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3] Mahakittikun, V., Boitano, J. J., Ninsanit, P., Wangapai, T., & Ralukruedej, K. (2011). Effects of high and low temperatures on development time and mortality of house dust mite eggs. Experimental and applied acarology55(4), 339.

[4] Menon, R., & Porteous, C. (2012). Design guide: healthy low energy home laundering.

[5] Why drying washing indoors can pose a health threat (2014, Nov. 27).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6] Scott, E., & Bloomfield, S. F. (1990). Investigations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detergent washing, drying and chemical disinfection on contamination of cleaning cloths. Journal of Applied Bacteriology68(3), 279-283.

[7] Panati, C. (2016). Panati’s extraordinary origins of everyday things. Chartwell Books.

[8]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Climate Change. (2013, Dec.) Domestic appliances, cooking & cooling equipment.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9]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2011, Nov.) ENERGY STAR Market & Industry Scoping Report.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10] 许鹏. (2015, Feb. 5) 采暖 + 保温拯救“湿冷的南方”. 中国气象报. Retrieved Nov. 21, 2019, from

[11] Retrieved Dec. 9, 2019, from

[12] Retrieved Dec. 9, 2019, from

[13] Tano, E., & Melhus, ?. (2014). Level of decontamination after washing textiles at 60 C or 70 C followed by tumble drying. Infection ecology & epidemiology4(1), 24314.

[14] Mason, K., Riley, G., Siebers, R., Crane, J., & Fitzharris, P. (1999). Hot tumble drying and mite survival in duvets. 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104(2), 499-500.

[15] 赵南柱 & 尹嘉玄 (译). (2019). 82年生的金智英. 贵州人民出版社.

原创文章,作者:伟德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n110.com/weidezixun/72.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