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双黄连口服液的”重大发现” 就连中医药界也不认可

关于双黄连口服液的"重大发现" 就连中医药界也不认可

图片来源:图虫

一则来自两家知名研究机构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的“重大发现”,险些把用于治疗感冒的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变成了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救命神药”。

随后此事出现一定反转,强调既不能起到预防、抑制效果也是初步的实验结果,但质疑声仍未消散,其中也包括来自中医学界的声音。

上海市中医文献馆馆长贾杨于21日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从目前中医界内部的看法说,普遍认为昨晚发布的结果没有遵循中医药规律。

也就是说,中医药业内也不太认可这个“重大发现”。

根据《知识分子》的报道,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蒋华良院士牵头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治疗药物应急攻关团队,先是在1月28日下午给相关专家做了汇报,紧接着在1月29日晚到30日凌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

简单来说,研究团队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观察新型冠状病毒与双黄连口服液在人体之外相互作用的结果,即,把病毒泡在了双黄连口服液中。

贾杨认为,把研究中药的体外作用与中药应用于人体的实际效果划等号,是一个误区:实验室的研究结果是为临床服务的,但往往实验室研究出来的阳性结果很少可以在人体临床试验中重复出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创制一个新药那么艰难,要经过许多次筛选与重复验证。

他透露,目前知网上可以用中药病毒这两个主题检索出2800多篇文献,其中涉及双黄连制剂的文献有650篇左右,但是这种抗病毒研究设定的条件相对简单,而不同病毒在体外生存的状态不尽相同,有的也很脆弱,酸碱度、温度、湿度等变化就能产生抑制作用。

2019年12月20日,作为国内药品审评的最权威机构,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召开“用于HIV/AIDS的中药新药研发专题会”,会上中医专家共同认为,在当前临床诊疗实践中,中药的作用优势并不在抗病毒领域。

而上海药物所左建平团队对双黄连口服液可谓是“爱得深沉”,自从2003年“非典”期间其,该团队就“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接下来的十余年来,他们又陆续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对流感病毒(H7N9、H1N1、H5N1)、MERS病毒具有明显的抗病毒效应”。

贾杨认为中医药研究有其固有规律,要遵循整体观与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见证用药。双黄连口服液的适应症是风热型感冒,而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病症被中医界多数专家认为是以寒湿为主,若药证不符、盲目服用,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在当下的关键时刻,这一实验研究结果的贸然发布,不仅超出了科学求证的严谨范畴,更是对整个防疫工作起到了一定负面作用,如果那些连夜排队买药的人感染了,谁去承担责任?

国家版治疗方案中,中医诊疗给出的具体分期分型为寒湿郁肺、疫毒闭肺重症期的内闭外脱显然都不适合使用双黄连。

但也有些地方版的诊疗方案将双黄连口服液纳入其中。贾杨对此评论说,诊疗规范与这次的研究结果是不一样的,双黄连口服液作为一个老药,只要严格按照辨证论治,其对应的临床疗效还是很显著的,我相信对于风热型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初期,双黄连大概率会有一定作用。但中医诊疗方案是供医生临床选择性使用的,不是要求每个人都使用,医生在开处方时需要四诊合参、权衡利弊、严格掌握适应症。

医生是不会去抢购的,但是双黄连口服液的一个特殊身份在于它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非处方药,在这个关键时刻必然会引发抢购,是非常欠考虑的,贾杨说,老百姓看这一则新闻和看密密麻麻的诊疗方案肯定是不一样的,这样发布对得起一线的医护人员吗?退一步说,如果大家都抢购造成药品市场供应紧张,真正需要的病人怎么办呢?

贾杨认为,这既充分反映了中国科研界一些人急功近利的浮躁心理,也应当思考后面是否有资本的推手存在。

原创文章,作者:伟德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n110.com/weidezixun/1314.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