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学者携抑制剂来华测试 清华教授:他是世界权威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仍在蔓延。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冠状病毒研究专家、德国吕贝克大学教授罗尔夫・希尔根菲尔德(Prof. Rolf Hilgenfeld,中文名“饶福”)1月22日携带两种“最好”的抑制剂飞往中国,以测试它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

1月24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杨茂君告诉澎湃新闻,目前为止,中国应该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抑制剂或候选药物。针对SARS病毒的相关抑制剂也依然处于研究阶段。

杨茂君表示,罗尔夫・尔根菲尔德是研究冠状病毒的权威,他的到来,是好消息。

他回忆,2003年5月,“非典”期间,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邀请罗尔夫一起研究SARS病毒。当时杨茂君在饶子和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

杨茂君说,罗尔夫教授取了一个中文名――“饶福”,“他是中国的老朋友,姓取饶子和之‘饶‘,名取高福之‘福’。”

杨茂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和SARS病毒是同一家族,二者的序列同源性很高。据他推测,罗尔夫教授带来的试剂应该是针对冠状病毒主要蛋白酶的抑制剂,临床实验应该还没有进行过,“毕竟这些年世界上就没有SARS病人。”

针对冠状病毒的治疗,杨茂君建议,最佳的方法是提高自身免疫力,辅助治疗,让病人能够挨过前两周。一旦患者体内产生抗体,基本可以痊愈。

【对话杨茂君】: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和SARS病毒属同一家族

澎湃新闻:从结构生物学上看,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有什么异同?

杨茂君:从目前分离得到的病毒序列分析上来看,新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是同一家族,其二者序列同源性很高。二者跟宿主靶蛋白ACE2结合的蛋白也很像。但两种病毒的具体区别目前还不清楚。

澎湃新闻:中国有过处理SARS的经验,为什么与之相像的新冠病毒疫情仍会蔓延?

杨茂君:个人认为,这次席卷而来的重大疫情绝对可以定义为人祸,而非天灾。不论海鲜市场里私卖野味,还是相关负责人没有用科学发展观来认真对待疫情,这些都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人类只有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科学,才能真正的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澎湃新闻:目前对于新冠病毒有药物靶点可以选吗?

杨茂君:药物靶点可以针对ACE2阻断或针对病毒复制、组装过程的关键蛋白,比如Spike蛋白的抗体,主要蛋白酶抑制剂等等。饶子和院士和饶福教授十几年来一直都在针对3C主要蛋白酶抑制剂进行研究。

澎湃新闻:饶福教授此次携带的德国抑制剂在研发流程上处在什么阶段?是否进行过临床试验?

杨茂君:饶福教授是世界上研究冠状病毒的权威,他的名字“饶福”,姓取饶子和之“饶”,名取高福之“福”,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几十年来一直从事冠状病毒结构和特异性药物的研究。他这次携带的抑制剂,具体情况我目前不知道,推测应该是针对冠状病毒主要蛋白酶的抑制剂。临床实验应该还没有进行过,毕竟这些年世界上就没有SARS病人。

目前没有关于2019-nCoV的抑制剂或候选药物

澎湃新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此前在接受专访时透露,有一种抗艾滋病病毒的药对他有效。此前,他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这种药是如何对新冠肺炎起作用的?

杨茂君:目前为止,中国应该是没有关于SARS病毒和2019-nCoV的抑制剂或候选药物。针对SARS的抑制剂依然处于研究阶段,主要原因是因为冠状病毒疫情这么多年没有爆发,针对SARS病毒研究得不到重视所致。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抗艾滋病毒药物,当年曾在SARS和MERS爆发时被试用于临床治疗,但是该药物针对的是HIV病毒的特异性靶点,所以,在临床上,它是否能够对新冠肺炎患者有效,还要看它在临床上的具体表现,不好下结论。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新冠肺炎特效药的研究方向应该是怎样的?

杨茂君:针对冠状病毒病毒,最佳的还是提高自身免疫力,通过辅助治疗,让病人能够挨过两周时间,一旦病人体内产生了抗体,则病人基本就可以痊愈了。

澎湃新闻:目前很多研究都将新型冠状病毒的天然宿主都指向了蝙蝠,但是中间宿主还不清楚,查清楚中间宿主对于疫情防控起到哪些作用?

杨茂君:所谓中间宿主其实是一个统称,狭义上说指的是最初得病的人是因为接触什么野生动物(中间宿主)才得的。确认中间宿主如同破案,现在“案发现场”都已经被破坏了,所以才难破案。要作出结论估计要等以后的流行病学调查。从广义上来说,目前每一位被确诊或者没有确诊的病毒携带者也都是“中间宿主”,当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他们,有效隔离和治疗,切断传染源。

澎湃新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发现并测序后十六天内,中国学者先后发表了三篇生物信息学相关论文,你怎么看这些研究?

杨茂君:对于病毒来源这一问题最权威的应该是流行病学调查,但是因为当前武汉已经把病毒发源地破坏了,这一结论暂时无法得到。

比如当年SARS病毒从果子狸身上分离出来,最后到确认是蝙蝠携带,都需要很多人很长时间的研究才真正搞清楚。从此次新冠肺炎病毒序列上分析,我个人直觉上更倾向于来源于蝙蝠。

原创文章,作者:伟德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n110.com/weidezixun/1051.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